微軟新一輪注資箭在弦上,OYO 能否借勢搶灘高端酒店賽道?

創投圈
2021
07/31
20:32
有牛財經
分享
評論

印度最大的連鎖酒店初創企業 OYO,最近似乎又將斬獲一輪新的融資。

據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,微軟正在就投資 OYO 一事展開深入談判,目前對 OYO 的估值為 90 億美元。該名知情人士表示,本次交易的具體事項可能會在接下來幾周公布。

這早已不是 OYO 的頭一輪融資,僅僅是在今年,它就已經連續拿下三輪融資。再放眼前幾年,除了疫情對酒店業造成嚴重沖擊、資本市場遇冷的 2020 年外,OYO 幾乎保持著每年一到兩次融資的規律,足見它有多討投資人歡心。

但另一方面,隨著 OYO 的上市流程越走越遠,它的各種弊病也勢必要暴露在聚光燈下接受檢驗。服務不周、轉型緩慢……這些缺點對 OYO 在各地市場,尤其是在中國市場上的擴張產生了相當大的不利影響。上市之后,OYO 能否填補這些致命漏洞仍然是未知數。

圖片來自 Yandex

來自印度下沉市場的酒店帝國

與很多在大企業中打拼一番再出走打拼的創業者不同,OYO 創始人里特什 · 阿加瓦爾(Ritesh Agarwal)從小就抱著在酒店業做出一番事業的夢想。為此,他在大學期間潛心研究連鎖經濟型酒店的創業思路,還走訪許多酒店實地調研,以了解用戶有哪些需求和期許。

對于阿加瓦爾這樣一無所有的大學生來說,要想進入酒店這樣的重資產行業簡直是天方夜譚,幸運的是,已經有不少投資界人士對他的想法表現出興趣。阿加瓦爾先是拿到了 PayPal 創始人彼得 · 蒂爾的專屬獎學金,又獲得了光速創投印度合伙人貝珠爾 · 索馬亞(Bejul Somaia)的青睞。在后者的幫助下,OYO 的雛形在印度古爾岡的一家小酒店中誕生了。

阿加瓦爾夢想中的酒店帝國并非基于自營,相反,OYO 的模式是通過對碎片化單體酒店的整合,解決其在品牌、成本、人才、渠道等方面的資源困境,幫助它們提高運營效率并增加收入。某種意義上來說,OYO 模式是 OTA 與傳統酒店品牌的融合——既能進行客源導入、消化、保證業主酒店的入住率,又能以輕改造方式保持產品統一,進而提高品牌溢價。

在酒店連鎖化程度偏低、中低檔單體酒店橫行的印度,OYO 的模式對于廣大酒店業主來說極有誘惑力。短短幾年內,就有數千家無品牌印度酒店轉投 OYO 的懷抱。

成功在本國市場建立霸權地位后,OYO 開始將目光投向海外。2017 年 11 月,OYO 正式踏入中國市場,阿加瓦爾為了 " 接地氣 ",還給自己起了一個中國名字 " 李泰熙 "。兩年后,OYO 又先后在東南亞、美國和歐洲市場扎下了根。彼時,其估值已高達 100 億美元,酒店數量超過 4.5 萬家,房間量超過 100 萬間,位列全球第三。

中為里特什 · 阿加瓦爾,圖片來自 Yandex

OYO 能實現如此快速的擴張,其模式的確起到了重要作用,但若是沒有股東們的鼎力相助,OYO 跑馬圈地的發展模式恐怕維持不了多久。

上文已經提到,OYO 幾乎每年都能拿到一至兩輪融資,其中數額最大的一次發生在 2018 年 8 月,那輪融資由老股東軟銀集團、光速創投、紅杉資本等聯合發起,數額高達 10 億美元。算上今年 7 月的 6.6 億元 TLB 融資,其融資輪數已經達到 14 輪,總融資額超過 25 億美元。

投資 OYO,微軟圖什么?

業界普遍認為,微軟本輪投資將拉開 OYO 上市的序幕,此前就有消息稱,該公司的 IPO 將在年底前完成。另據科技媒體 TechCrunch 早些時候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,OYO 接受微軟投資后很有可能會轉向后者的云服務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微軟并非頭一回投資與衣食住行相關的初創公司。早在 2017 年,微軟就已投資了有 " 印度版京東 " 之稱的 Flipkart,今年 4 月,它又參投了美國食品技術初創公司 Eat Just,這家公司以其植物蛋制品而聞名,目前其銷售網絡已擴張到美國的 1.7 萬家零售店。

此外,微軟還在今年收購了不少云技術領域的初創公司,例如 Suplari ——這是一家提供 " 支出情報 "(Spend Intelligence)信息以協助供應商管理支出的服務供應商,并創造了業內首個 Spend 智能云。這之前,微軟還將兩家網絡安全創企 RiskIQ、CloudKnox 收入麾下。

如果說收購 RiskIQ、CloudKnox、Suplari 是為了強化微軟云業務的實力,那么對 OYO、Eat Just 這些生活、消費領域公司展開投資就是微軟擴張云業務版圖的表現。

從微軟二季度財報來看,其智能云部門營收達 173.75 億美元,較去年同期增長 30%,運營利潤則為 77.87 億美元。截止目前,智能云業務已經連續六個季度位列微軟第一大收入來源。

可以想見,通過投資 " 說服 "OYO 等初創公司投入微軟云業務的懷抱,能夠讓其盈利能力及規模繼續增長,最終成長到足以挑戰亞馬遜 AWS 的地步。目前,微軟的 Azure 占據全球云計算市場的 19%,亞馬遜 AWS 則占據 32%,但考慮到后者近期利潤率下降,業績承壓的現狀,全球第一大云服務商寶座的易主時刻或許會比我們想象中更早到來。

" 瘦身 " 后的 OYO 能否轉型成功?

微軟固然可以從這場合作中獲利頗豐,但對于 OYO 來說,新一筆投資還遠遠無法讓它安下心來——這幾年來,它經歷的挫折實在太多,以至于必須要靠大股東輸血才能維持經營。

根據 OYO 發布的 2019 財年財報,其年度總營收為 9.51 億美元,較上一財年增長了 4.5 倍之多。但另一方面,OYO 的虧損也同樣驚人,單財年凈虧損 3.35 億美元,同比暴增 6.1 倍。這無疑暴露出了一個問題:OYO 并沒有找到可靠的造血模式,且仍踐行著燒錢換規模的打法。

如此野蠻打法在這個時代早已行不通,一度跌入低谷的 Uber、Wework 就是很好的例子——當資本樂意投錢,業務也順風順水時,它們的故事就能講下去,可一旦某個環節出問題……,其主業輕則倒退數年,重則全面崩盤。

對于 OYO 來說,這個出問題的環節在于它過分注重規模化擴張,從而忽視了服務和內部管理,無論是對業主還是對顧客都是如此。在中國市場上,OYO 的經營模式早已引起諸多加盟業主和消費者的不滿,今年 1 月,就有部分維權業主沖入 OYO 中國公司抗議其加盟條款存在霸王協議、變相欺詐等問題。在黑貓投訴平臺上,也能找到大量針對 OYO 的投訴。

吃過虧后,OYO 已經意識到其服務問題,并開始做出調整。在大股東軟銀的催促下,OYO 退出了歐美市場,并且終止了與拉美地區的合作。取而代之的,是更加具備針對性的新業務——今年 6 月底,OYO 在印度、印尼等市場推出新品牌 Collection O,定位中高端精品酒店。

很顯然,發力中高端有助于 OYO 重建此前被拉低的服務質量,依托已有的品牌聲譽提升溢價能力。同時,高端商務酒店的利潤空間也較中低端酒店更大,有利于 OYO 補足虧損漏洞。

但問題在于,國際上發力中高端精品酒店的集團不在少數,例如萬豪旗下的 The Luxury Collection、Autograph Collection 和 Tribute Portfolio,以及希爾頓旗下 Curio、Tapestry Collection 等。這些酒店品牌主打設計感,以吸引那些追求獨特體驗的顧客。

相比這些對手,OYO 還未能建立起自身獨有的設計與服務護城河,如果在環境、服務、設計、體驗等方面都沒有達到標準的情況下自我定位為高端酒店,只會令品牌聲譽進一步受損。如何從下沉市場走向精品和高端?這無疑是 OYO 上市后要面對的一大問題。

來源:有牛財經

THE END
廣告、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
免責聲明:本文系轉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;旨在傳遞信息,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
相關熱點

相關推薦

1
3
女被啪到深处喷水gif动态图